鸟鸣

守序中立

我知道你就是降临世间的奇迹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要吹爆二飞老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二飞老师超级棒!!!!!!二飞老师是神仙!!!是我女神!!!

二飞老师什么时候更新歇寂呢?……(吐魂)

孕嘉真的太好吃了!!!!!

真的很想见到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我站在窗口望着天空的月亮,心里五味杂粮。

我喜欢你。简简单单四个字,但想对你说个无数遍,让你知道我是多么的喜欢你。可是面对你的时候这四个却又像四根刺生生的卡在喉咙里。

在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很喜欢你。

尽管知道你有很多人喜欢,但是还是很想喜欢你,喜欢你温和的笑容,喜欢你说话的语调,喜欢你的眼睛,喜欢,喜欢,喜欢你的一切。

想要每天每时每刻的见到你,但是呢,在看到你的时候我的心似乎要从我的胸膛跳出来,"扑通扑通"震得我的耳膜都有点疼。

你似乎是注意到我了,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知道,我的脸一定红了。心跳得更快了,快到我的呼吸跟不上他的节奏,要停止了一样。你看到我的脸很红,大概以为我生病了,向我走来。

"我没事!!"大声吼完这三个字便跑出了教室,大步大步的跑去到厕所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喊出那三个字,猛地打开水龙头,凉凉的水敷在脸上,试图用水的温度来降低脸的温度。但是一想到你刚刚望过来,向我走来的样子,一颦一笑都刻在我的心里,脸更红,更烫了。

明明那么喜欢你,但是在你向我走过来的时候跑掉,啊!还真的窝囊啊。竟然连面对你的勇气都没有。

盛夏的晚间有些微风,吹到脸上很舒服。风吹散了月亮周围的云,月亮整个脸露了出来。星星也在闪着微弱的光。

脸上似乎有水滑落,是下雨了吗?啊!不是,是我哭了。眼泪大滴大滴的流下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只想见到你,也许我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会哭了。

对你的感情,不止一次想和你一点都毫无保留的说出来,但是我还是没那个勇气。就像母亲说的:啊!你还真是个胆小鬼啊。

毕业了,你考上了你喜欢的大学,而我打算在本地读书,在毕业典礼上你致辞,我一直都望着你,想要把你的面容深深的记在心里。

你对所有人挥手,我知道的你不会回来了,这场长达五年的暗恋该结束了。

这场悲伤的恋歌该结束了。

我给你我所有的爱,请你给予我一丝安全感。

都说挺久以前的画了,最后一张那时还没改圈名。
现在叫:鸣曦

格瑞把嘉德罗斯抱起来,在他肉肉的包子脸上啄了一口。

"唔……格瑞……"男孩梦中呓语。

"嗯,我在。"

醉酒的嘉德罗斯不会闹也不会吐,就只会沉沉的睡去,乖巧得不像话。

这时格瑞突然想起雷德曾经说的一句话:老大醉酒后这么乖,被人抗走卖了都不知道。

这时嘉德罗斯就会从他的怀里跳起,猛地敲雷德的头!大声的吼道:"你妹的才被卖!"

"是是是……我错了老大!"

蒙特祖玛和格瑞相望一眼。只有他们知道嘉德罗斯醉酒后,除了自己最亲近的人接近才会这么乖,要是别人,怕是要在医院呆着几天才行了。

傍晚下了一场大雨,给炎热的夏季带了了丝丝清凉。

嘉德罗斯不怕热,大夏天的都可以围个在操场上奔驰,但是这个夏天似乎和以往的夏天不同,这个夏天更炎热,空气都是热的,白天在太阳底下晒半个小时都能脱层皮。

格瑞也不止一次叫嘉德罗斯脱掉围巾,可嘉德罗斯总说自己不热。在这火辣辣的太阳下,嘉德罗斯也不得不屈服了,终于不再围围巾了。

微风吹动嘉德罗斯毛茸茸的头发,若有若无地刷过格瑞的脸,脖颈间都是嘉德罗斯呼出的热气,有点烫,撩得格瑞的心痒痒的。

走到了家门口,鼻尖就嗅到了浓郁的花香,是夜来香,隔壁的一个棕毛的青年种的。

"嘿,格瑞,你们回来啦。"那个青年推开他的窗,探出头来和格瑞搭话。

格瑞和嘉德罗斯刚搬来不久,不认识什么人,那个青年第一天就来拜访他们,

"你们好,我叫安迷修,以后我们就是邻居啦,有什么需要帮着的可以来找我。"

安迷修是个很柔和的人,对人也很友好,得知安迷修是个花店的老板,格瑞经常在安迷修的店里要一只红色的玫瑰送给嘉德罗斯。嘉德罗斯虽然嘴上嫌弃,但是还是找了个瓶子,盛上水,把玫瑰放入,放在他们二楼的阳台上。就这样久而久之,格瑞他们和安迷修也成为较好的朋友。

格瑞抬起头点了一下,回道:"嗯。"

安迷修望向格瑞怀中的嘉德罗斯,问道:"你和嘉德罗斯……和好了?"

"嗯。"

安迷修也习惯了格瑞这种寡言少语的性子了。

他对格瑞摆摆手,笑着说:"那就好,不早了,我先去睡了,祝你们晚安。"说完把窗关上了。

格瑞打开门,脱掉皮鞋,走进客厅里想开灯,发现没手可以用了,便把一只手腾出来,另一只手把嘉德罗斯向上提了一下。当手指触摸到开关时,想着开灯可能会吵醒嘉德罗斯,便放弃了,在黑暗中抱着嘉德罗斯走到卧室里。

格瑞把嘉德罗斯轻轻地放在床上,轻手轻脚的脱去嘉德罗斯的鞋,给他洗了个澡,换上睡衣,又抱回床上,转身打开空调,再给他盖上空调被,就去洗澡了。

洗澡出来的格瑞,轻手轻脚的爬上了床,躺在嘉德罗斯身边,他伸出手环住嘉德罗斯的腰。

"唔……"嘉德罗斯发出一声呜呼。

格瑞以为自己的动作吵醒了他,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只见嘉德罗斯翻了个身,整个人蜷在格瑞怀里。

格瑞松了一口气,抬手把嘉德罗斯环在怀里,在嘉德罗斯的发旋上落下一吻。

晚安,我亲爱的玫瑰,我亲爱的嘉德罗斯。


"有你在的每一天都很幸福。"

今天是嘉德罗斯的生日。

想起来格瑞与嘉德罗斯也是在今天在一起的,今天也是他们的纪念日。

一大早格瑞就被嘉德罗斯摇醒,格瑞皱了皱了眉,格瑞是有起床气的,只是不明显。他刚坐起来,就看到身旁的嘉德罗斯上身穿着他的白色T恤,那是昨天去商场看到的,嘉德罗斯一眼就看上了它,他忍不住问为什么,他的小霸王笑着说因为衣服上的兔子很像格瑞。格瑞低头一看,衣服上的那只兔子是的银色头上还套着个黑色的发带。

 嘉德罗斯在格瑞起身后就起身跳到阳台,一把把落地窗从中间拉开。由于光线的射入,格瑞忍不住眯了眯眼,扭头看了看床头的钟:6:35。还早。嘉德罗斯从来不起这么早。他又转过头去看站在阳台上的嘉德罗斯,正好嘉德罗斯也转头看向他,两人视线刚好对上。

嘉德罗斯冲格瑞笑了笑,露出了尖尖的小虎牙,接吻时格瑞很喜欢特别"关照"他们,一头金发乱翘着在早晨的阳光照耀下更显得耀眼,他的半个身子也笼罩在阳光中给他渡上了一层金光,像落入凡尘的天使。阳光下一双金眸更是晃眼。格瑞又忍不住眯了眯眼。

"格瑞!"他面前的小天使开口了,"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格瑞当然知道今天是嘉德罗斯的生日,也是他们的纪念日。

 没等他回答,嘉德罗斯又开口了:"雷狮他们说今天晚上去野营,算是给我过个生日。雷狮也真的,就爱搞这钟无聊的事,但是有免费的烤串吃,去陪他玩玩又如何呢。"他说着一边走向格瑞。

格瑞知道嘉德罗斯是口是心非,嘴上虽然嫌弃雷狮,但是雷狮每次叫他去吃东西,他倒是一次也没拉下。再说了这是时隔两年后雷狮又一次邀约,不去也不好意思。你问这两年雷狮为什么没邀?那当然是和安迷修去度蜜月啦。

"咪啾~"一个吻落在了额头上。

"早安吻!"偷亲者像偷腥的猫似的又笑了起来。

格瑞眯了眯眼,一把扯过嘉德罗斯,嘴唇准确的落在的另一张嘴唇,嘉德罗斯的嘴唇软软的亲起来很舒服,像含着棉花糖一样,软软的又有点甜。

一吻罢,两人去洗漱吃早餐。然后就窝在沙发上打游戏。金说格瑞和嘉德罗斯在一起后越来越喜欢打游戏了。格瑞想了想,也是。和自己的恋人窝在一起打游戏,即使打上一整天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啊。再说了,打游戏还能抱着香香的,暖暖的恋人何乐而不为呢。

"滴滴!"嘉德罗斯的微信传来响声,这时嘉德罗斯打到BOSS,分不开手,就叫格瑞去看,格瑞绕过嘉德罗斯拿起他的手机,是雷狮传来的语音还有一张烧烤的图。

格瑞点开语言,雷狮那熟悉的声音传来:小矮子,格瑞就差你们俩了。还不快给本大爷快点来!

嘉德罗斯刚打完游戏正好听见雷狮的语音,他脸色一变,把手指捏得咔咔响,说等下见到雷狮非要打得连他妈不认识。

雷狮喜欢叫嘉德罗斯小矮子,每次嘉德罗斯听到都要嚷嚷着和他打架,雷狮总会嘲笑道,你先回去和格瑞多喝几箱牛奶再来和我打哈哈哈哈。嘉德罗斯回家后真的每天都和格瑞喝牛奶,早上喝晚上喝,虽然他不喜欢那味道,但是他还是喝了。唉!男人是自尊心啊。

几十分钟后,格瑞和嘉德罗斯到了雷狮说的地方。

刚刚走进,嘉德罗斯就被周围的烟呛了一下,他咳了两声。

"啊!老大,这里这里。"是雷德的声音。他向格瑞和嘉德罗斯招手。

雷德那边,热闹得很,雷狮和安迷修在烤着烧烤,两人打打闹闹的,佩利追着帕洛斯要抢他手上那块肉,艾比埃米和金,紫堂幻坐在草地上打着扑克牌,卡米尔在看书,凯莉则坐在旁边看着他们,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

格瑞牵着嘉德罗斯走了过去,雷狮就拿着两串烤串走了过来。

"嘿,小矮子。你来啦啊。"

"雷狮,你是活腻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今天我可不想和你打"说着靠近嘉德罗斯的耳边神秘地说"安迷修在。"

嘉德罗斯一脸嫌弃的看着雷狮,说:"啧,妻管严!"

说完拿过雷狮手中的烤串,把一根给格瑞,自己吃一根。

随后,嘉德罗斯的生日派对正式开始。

首先是蒙特祖玛推着一个蛋糕出来了,蛋糕上面还有两个用巧克力做的黑黄相间的棍子和一把绿色的刀。上面只有一根蜡烛,因为上次生日嘉德罗斯说蜡烛太多,麻烦。

大家围着旁边,给嘉德罗斯唱生日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小胖崽嘉德罗斯生日快乐……这是雷狮要求改的,唱到这句话几乎和人敢出声。

"雷狮!!今晚不打得你妈都认不出,我都不叫嘉德罗斯!!!"嘉德罗斯生气的抡起拳头就要向雷狮冲过去。站在嘉德罗斯旁边的格瑞拉住他对着嘴唇就是一个吧砸!嘉德罗斯瞬间就安静下来了。脸红红的快要冒烟了。

众人:啧啧啧,这两人还是撒狗粮撒得迫不及防啊。

安顿好嘉德罗斯后,嘉德罗斯许了愿,吹了蜡烛。凯莉问他许了什么愿,嘉德罗斯仰着脸脸说:"格瑞和我打一辈子的架。"

众人同情的看向格瑞,格瑞无奈的笑了笑。

然后是送礼物的环节。

雷狮首先,他把一大箱牛奶递到嘉德罗斯面前,大声的说:"小矮子生日快乐啊!本大爷送你一箱进口的牛奶,祝你快点长高哦!哈哈哈哈哈"嘉德罗斯气得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雷狮也很配合的"哎哟"一声。

这时,安迷修走了上来拉开雷狮,递上了两箱牛奶,说:"嘉德罗斯你别理雷狮那恶党,他那进口的不好喝,我给你买了伊利。这个口感好。"

嘉德罗斯压抑感怒火,恶狠狠地说:"你们夫夫俩合着来玩我呢?"

"不是……我们只是想……"安迷修慌乱地解释,雷狮毫不留情地打断他,"行了,安迷修。"转头对嘉德罗斯说:"小矮子,我们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眼里是抑制不住地笑意。

卡米尔在一旁看着,心想大哥一天不惹嘉德罗斯就不是他雷狮。

最后那两箱牛奶还是被格瑞帮忙收下了。

然后是祖玛送的草莓,雷德送的限量版巨大汉堡,加了肉的。佩利送的肉,卡米尔送的书与甜品,金和紫堂送的两个抱枕,艾比埃米的苦瓜奶茶和芒果。还有凯莉,凯莉神秘兮兮的说我的礼物已经寄到你们家了,你们回去就知道是什么了。看着凯莉不怀好意的笑,嘉德罗斯敏锐地感觉到这魔女送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像上次送的就是什么糖果,害得嘉德罗斯的腰痛了好几天。

嘉德罗斯决定回去就要把凯莉的礼物扔了。

最后是格瑞,格瑞不知是什么时候换了一件白色的燕尾西装。他跪在嘉德罗斯的面前,手里拿着个盒子。他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戒指,戒指上面是一个星星样的钻石。很美。

"你愿意嫁给我吗?嘉德罗斯。"他用最虔诚的话语对嘉德罗斯说着一生的诺言。

嘉德罗斯笑了,"当然!"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格瑞为嘉德罗斯带上了戒指并亲吻了他恋人的手。

你是我一生的爱人,有你在的每一天,我都无比幸福。

END

啊啊啊啊啊我终于码完了,码到后面都没心情了。但是为了嘉嘉我还是码完了。赶上了末班车。
祝我亲爱的嘉嘉生日快乐。我希望你永远幸福。
也希望看到这里的你们也要幸福!!
被屏了!再发一次。(可惜赶不上末班车了)

祝嘉德罗斯生日快乐!!!!!

您是世间最璀璨的光,我愿为您加冕为王!!!

我将永远爱您!!

贺文今晚肝完!!

短打真的很爽!

听说梦里梦见的东西都是相反的。

梦里我杀死了格瑞,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会被格瑞杀死。

格瑞和我说,不会的。

我躺在格瑞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我抬起头望着格瑞的眼睛,我看的了是一份坚定与我看不都的一些东西。

那是什么?

格瑞说那是爱。

爱是什么?我不明白。

没事,我会教你的。

可是啊,格瑞你还是骗了我,梦不是相反了,我真的杀了你。你躺在我的身下,大通神罗棍穿过了你的胸膛,那是我曾经依靠过的胸膛。

你浑身都是血,你的烈斩在你的身侧,那是刚刚要割断我喉咙的烈斩,可是他没有。你的头巾也不见了,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不见的。我记得你很喜欢它的。

我感觉到一种暖暖的液体从我的眼眶中流出,那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全身都很难受。那个叫做"心"的地方很痛很痛。痛到感觉整个系统都要瘫痪。

你颤抖着把手举到我的面前,眼睛里倒印着我的身影,你说:"……嘉德罗斯,活下去……"

格瑞,那是你,最后一次叫我的名字……

"恭喜参赛者嘉德罗斯成为大赛的胜利者,你将有一次许愿的机会,什么愿望都可以哦!"

……

"渣渣……让凹凸大赛永远不在办,这是我的愿望……"也是格瑞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