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破晓

希望死后我能成为风的一部分,可以肆虐天地,也可以安慰人心。

每天都在等二飞老师更新!!

孕嘉真的太好吃了!!!!!

真的很想见到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我站在窗口望着天空的月亮,心里五味杂粮。

我喜欢你。简简单单四个字,但想对你说个无数遍,让你知道我是多么的喜欢你。可是面对你的时候这四个却又像四根刺生生的卡在喉咙里。

在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很喜欢你。

尽管知道你有很多人喜欢,但是还是很想喜欢你,喜欢你温和的笑容,喜欢你说话的语调,喜欢你的眼睛,喜欢,喜欢,喜欢你的一切。

想要每天每时每刻的见到你,但是呢,在看到你的时候我的心似乎要从我的胸膛跳出来,"扑通扑通"震得我的耳膜都有点疼。

你似乎是注意到我了,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知道,我的脸一定红了。心跳得更快了,快到我的呼吸跟不上他的节奏,要停止了一样。你看到我的脸很红,大概以为我生病了,向我走来。

"我没事!!"大声吼完这三个字便跑出了教室,大步大步的跑去到厕所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喊出那三个字,猛地打开水龙头,凉凉的水敷在脸上,试图用水的温度来降低脸的温度。但是一想到你刚刚望过来,向我走来的样子,一颦一笑都刻在我的心里,脸更红,更烫了。

明明那么喜欢你,但是在你向我走过来的时候跑掉,啊!还真的窝囊啊。竟然连面对你的勇气都没有。

盛夏的晚间有些微风,吹到脸上很舒服。风吹散了月亮周围的云,月亮整个脸露了出来。星星也在闪着微弱的光。

脸上似乎有水滑落,是下雨了吗?啊!不是,是我哭了。眼泪大滴大滴的流下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只想见到你,也许我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会哭了。

对你的感情,不止一次想和你一点都毫无保留的说出来,但是我还是没那个勇气。就像母亲说的:啊!你还真是个胆小鬼啊。

毕业了,你考上了你喜欢的大学,而我打算在本地读书,在毕业典礼上你致辞,我一直都望着你,想要把你的面容深深的记在心里。

你对所有人挥手,我知道的你不会回来了,这场长达五年的暗恋该结束了。

这场悲伤的恋歌该结束了。

我给你我所有的爱,请你给予我一丝安全感。

都说挺久以前的画了,最后一张那时还没改圈名。
现在叫:鸣曦

格瑞把嘉德罗斯抱起来,在他肉肉的包子脸上啄了一口。

"唔……格瑞……"男孩梦中呓语。

"嗯,我在。"

醉酒的嘉德罗斯不会闹也不会吐,就只会沉沉的睡去,乖巧得不像话。

这时格瑞突然想起雷德曾经说的一句话:老大醉酒后这么乖,被人抗走卖了都不知道。

这时嘉德罗斯就会从他的怀里跳起,猛地敲雷德的头!大声的吼道:"你妹的才被卖!"

"是是是……我错了老大!"

蒙特祖玛和格瑞相望一眼。只有他们知道嘉德罗斯醉酒后,除了自己最亲近的人接近才会这么乖,要是别人,怕是要在医院呆着几天才行了。

傍晚下了一场大雨,给炎热的夏季带了了丝丝清凉。

嘉德罗斯不怕热,大夏天的都可以围个在操场上奔驰,但是这个夏天似乎和以往的夏天不同,这个夏天更炎热,空气都是热的,白天在太阳底下晒半个小时都能脱层皮。

格瑞也不止一次叫嘉德罗斯脱掉围巾,可嘉德罗斯总说自己不热。在这火辣辣的太阳下,嘉德罗斯也不得不屈服了,终于不再围围巾了。

微风吹动嘉德罗斯毛茸茸的头发,若有若无地刷过格瑞的脸,脖颈间都是嘉德罗斯呼出的热气,有点烫,撩得格瑞的心痒痒的。

走到了家门口,鼻尖就嗅到了浓郁的花香,是夜来香,隔壁的一个棕毛的青年种的。

"嘿,格瑞,你们回来啦。"那个青年推开他的窗,探出头来和格瑞搭话。

格瑞和嘉德罗斯刚搬来不久,不认识什么人,那个青年第一天就来拜访他们,

"你们好,我叫安迷修,以后我们就是邻居啦,有什么需要帮着的可以来找我。"

安迷修是个很柔和的人,对人也很友好,得知安迷修是个花店的老板,格瑞经常在安迷修的店里要一只红色的玫瑰送给嘉德罗斯。嘉德罗斯虽然嘴上嫌弃,但是还是找了个瓶子,盛上水,把玫瑰放入,放在他们二楼的阳台上。就这样久而久之,格瑞他们和安迷修也成为较好的朋友。

格瑞抬起头点了一下,回道:"嗯。"

安迷修望向格瑞怀中的嘉德罗斯,问道:"你和嘉德罗斯……和好了?"

"嗯。"

安迷修也习惯了格瑞这种寡言少语的性子了。

他对格瑞摆摆手,笑着说:"那就好,不早了,我先去睡了,祝你们晚安。"说完把窗关上了。

格瑞打开门,脱掉皮鞋,走进客厅里想开灯,发现没手可以用了,便把一只手腾出来,另一只手把嘉德罗斯向上提了一下。当手指触摸到开关时,想着开灯可能会吵醒嘉德罗斯,便放弃了,在黑暗中抱着嘉德罗斯走到卧室里。

格瑞把嘉德罗斯轻轻地放在床上,轻手轻脚的脱去嘉德罗斯的鞋,给他洗了个澡,换上睡衣,又抱回床上,转身打开空调,再给他盖上空调被,就去洗澡了。

洗澡出来的格瑞,轻手轻脚的爬上了床,躺在嘉德罗斯身边,他伸出手环住嘉德罗斯的腰。

"唔……"嘉德罗斯发出一声呜呼。

格瑞以为自己的动作吵醒了他,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只见嘉德罗斯翻了个身,整个人蜷在格瑞怀里。

格瑞松了一口气,抬手把嘉德罗斯环在怀里,在嘉德罗斯的发旋上落下一吻。

晚安,我亲爱的玫瑰,我亲爱的嘉德罗斯。


"有你在的每一天都很幸福。"

今天是嘉德罗斯的生日。

想起来格瑞与嘉德罗斯也是在今天在一起的,今天也是他们的纪念日。

一大早格瑞就被嘉德罗斯摇醒,格瑞皱了皱了眉,格瑞是有起床气的,只是不明显。他刚坐起来,就看到身旁的嘉德罗斯上身穿着他的白色T恤,那是昨天去商场看到的,嘉德罗斯一眼就看上了它,他忍不住问为什么,他的小霸王笑着说因为衣服上的兔子很像格瑞。格瑞低头一看,衣服上的那只兔子是的银色头上还套着个黑色的发带。

 嘉德罗斯在格瑞起身后就起身跳到阳台,一把把落地窗从中间拉开。由于光线的射入,格瑞忍不住眯了眯眼,扭头看了看床头的钟:6:35。还早。嘉德罗斯从来不起这么早。他又转过头去看站在阳台上的嘉德罗斯,正好嘉德罗斯也转头看向他,两人视线刚好对上。

嘉德罗斯冲格瑞笑了笑,露出了尖尖的小虎牙,接吻时格瑞很喜欢特别"关照"他们,一头金发乱翘着在早晨的阳光照耀下更显得耀眼,他的半个身子也笼罩在阳光中给他渡上了一层金光,像落入凡尘的天使。阳光下一双金眸更是晃眼。格瑞又忍不住眯了眯眼。

"格瑞!"他面前的小天使开口了,"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格瑞当然知道今天是嘉德罗斯的生日,也是他们的纪念日。

 没等他回答,嘉德罗斯又开口了:"雷狮他们说今天晚上去野营,算是给我过个生日。雷狮也真的,就爱搞这钟无聊的事,但是有免费的烤串吃,去陪他玩玩又如何呢。"他说着一边走向格瑞。

格瑞知道嘉德罗斯是口是心非,嘴上虽然嫌弃雷狮,但是雷狮每次叫他去吃东西,他倒是一次也没拉下。再说了这是时隔两年后雷狮又一次邀约,不去也不好意思。你问这两年雷狮为什么没邀?那当然是和安迷修去度蜜月啦。

"咪啾~"一个吻落在了额头上。

"早安吻!"偷亲者像偷腥的猫似的又笑了起来。

格瑞眯了眯眼,一把扯过嘉德罗斯,嘴唇准确的落在的另一张嘴唇,嘉德罗斯的嘴唇软软的亲起来很舒服,像含着棉花糖一样,软软的又有点甜。

一吻罢,两人去洗漱吃早餐。然后就窝在沙发上打游戏。金说格瑞和嘉德罗斯在一起后越来越喜欢打游戏了。格瑞想了想,也是。和自己的恋人窝在一起打游戏,即使打上一整天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啊。再说了,打游戏还能抱着香香的,暖暖的恋人何乐而不为呢。

"滴滴!"嘉德罗斯的微信传来响声,这时嘉德罗斯打到BOSS,分不开手,就叫格瑞去看,格瑞绕过嘉德罗斯拿起他的手机,是雷狮传来的语音还有一张烧烤的图。

格瑞点开语言,雷狮那熟悉的声音传来:小矮子,格瑞就差你们俩了。还不快给本大爷快点来!

嘉德罗斯刚打完游戏正好听见雷狮的语音,他脸色一变,把手指捏得咔咔响,说等下见到雷狮非要打得连他妈不认识。

雷狮喜欢叫嘉德罗斯小矮子,每次嘉德罗斯听到都要嚷嚷着和他打架,雷狮总会嘲笑道,你先回去和格瑞多喝几箱牛奶再来和我打哈哈哈哈。嘉德罗斯回家后真的每天都和格瑞喝牛奶,早上喝晚上喝,虽然他不喜欢那味道,但是他还是喝了。唉!男人是自尊心啊。

几十分钟后,格瑞和嘉德罗斯到了雷狮说的地方。

刚刚走进,嘉德罗斯就被周围的烟呛了一下,他咳了两声。

"啊!老大,这里这里。"是雷德的声音。他向格瑞和嘉德罗斯招手。

雷德那边,热闹得很,雷狮和安迷修在烤着烧烤,两人打打闹闹的,佩利追着帕洛斯要抢他手上那块肉,艾比埃米和金,紫堂幻坐在草地上打着扑克牌,卡米尔在看书,凯莉则坐在旁边看着他们,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

格瑞牵着嘉德罗斯走了过去,雷狮就拿着两串烤串走了过来。

"嘿,小矮子。你来啦啊。"

"雷狮,你是活腻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今天我可不想和你打"说着靠近嘉德罗斯的耳边神秘地说"安迷修在。"

嘉德罗斯一脸嫌弃的看着雷狮,说:"啧,妻管严!"

说完拿过雷狮手中的烤串,把一根给格瑞,自己吃一根。

随后,嘉德罗斯的生日派对正式开始。

首先是蒙特祖玛推着一个蛋糕出来了,蛋糕上面还有两个用巧克力做的黑黄相间的棍子和一把绿色的刀。上面只有一根蜡烛,因为上次生日嘉德罗斯说蜡烛太多,麻烦。

大家围着旁边,给嘉德罗斯唱生日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小胖崽嘉德罗斯生日快乐……这是雷狮要求改的,唱到这句话几乎和人敢出声。

"雷狮!!今晚不打得你妈都认不出,我都不叫嘉德罗斯!!!"嘉德罗斯生气的抡起拳头就要向雷狮冲过去。站在嘉德罗斯旁边的格瑞拉住他对着嘴唇就是一个吧砸!嘉德罗斯瞬间就安静下来了。脸红红的快要冒烟了。

众人:啧啧啧,这两人还是撒狗粮撒得迫不及防啊。

安顿好嘉德罗斯后,嘉德罗斯许了愿,吹了蜡烛。凯莉问他许了什么愿,嘉德罗斯仰着脸脸说:"格瑞和我打一辈子的架。"

众人同情的看向格瑞,格瑞无奈的笑了笑。

然后是送礼物的环节。

雷狮首先,他把一大箱牛奶递到嘉德罗斯面前,大声的说:"小矮子生日快乐啊!本大爷送你一箱进口的牛奶,祝你快点长高哦!哈哈哈哈哈"嘉德罗斯气得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雷狮也很配合的"哎哟"一声。

这时,安迷修走了上来拉开雷狮,递上了两箱牛奶,说:"嘉德罗斯你别理雷狮那恶党,他那进口的不好喝,我给你买了伊利。这个口感好。"

嘉德罗斯压抑感怒火,恶狠狠地说:"你们夫夫俩合着来玩我呢?"

"不是……我们只是想……"安迷修慌乱地解释,雷狮毫不留情地打断他,"行了,安迷修。"转头对嘉德罗斯说:"小矮子,我们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眼里是抑制不住地笑意。

卡米尔在一旁看着,心想大哥一天不惹嘉德罗斯就不是他雷狮。

最后那两箱牛奶还是被格瑞帮忙收下了。

然后是祖玛送的草莓,雷德送的限量版巨大汉堡,加了肉的。佩利送的肉,卡米尔送的书与甜品,金和紫堂送的两个抱枕,艾比埃米的苦瓜奶茶和芒果。还有凯莉,凯莉神秘兮兮的说我的礼物已经寄到你们家了,你们回去就知道是什么了。看着凯莉不怀好意的笑,嘉德罗斯敏锐地感觉到这魔女送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像上次送的就是什么糖果,害得嘉德罗斯的腰痛了好几天。

嘉德罗斯决定回去就要把凯莉的礼物扔了。

最后是格瑞,格瑞不知是什么时候换了一件白色的燕尾西装。他跪在嘉德罗斯的面前,手里拿着个盒子。他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戒指,戒指上面是一个星星样的钻石。很美。

"你愿意嫁给我吗?嘉德罗斯。"他用最虔诚的话语对嘉德罗斯说着一生的诺言。

嘉德罗斯笑了,"当然!"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格瑞为嘉德罗斯带上了戒指并亲吻了他恋人的手。

你是我一生的爱人,有你在的每一天,我都无比幸福。

END

啊啊啊啊啊我终于码完了,码到后面都没心情了。但是为了嘉嘉我还是码完了。赶上了末班车。
祝我亲爱的嘉嘉生日快乐。我希望你永远幸福。
也希望看到这里的你们也要幸福!!
被屏了!再发一次。(可惜赶不上末班车了)

祝嘉德罗斯生日快乐!!!!!

您是世间最璀璨的光,我愿为您加冕为王!!!

我将永远爱您!!

贺文今晚肝完!!

短打真的很爽!

听说梦里梦见的东西都是相反的。

梦里我杀死了格瑞,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会被格瑞杀死。

格瑞和我说,不会的。

我躺在格瑞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我抬起头望着格瑞的眼睛,我看的了是一份坚定与我看不都的一些东西。

那是什么?

格瑞说那是爱。

爱是什么?我不明白。

没事,我会教你的。

可是啊,格瑞你还是骗了我,梦不是相反了,我真的杀了你。你躺在我的身下,大通神罗棍穿过了你的胸膛,那是我曾经依靠过的胸膛。

你浑身都是血,你的烈斩在你的身侧,那是刚刚要割断我喉咙的烈斩,可是他没有。你的头巾也不见了,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不见的。我记得你很喜欢它的。

我感觉到一种暖暖的液体从我的眼眶中流出,那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全身都很难受。那个叫做"心"的地方很痛很痛。痛到感觉整个系统都要瘫痪。

你颤抖着把手举到我的面前,眼睛里倒印着我的身影,你说:"……嘉德罗斯,活下去……"

格瑞,那是你,最后一次叫我的名字……

"恭喜参赛者嘉德罗斯成为大赛的胜利者,你将有一次许愿的机会,什么愿望都可以哦!"

……

"渣渣……让凹凸大赛永远不在办,这是我的愿望……"也是格瑞的愿望。

无意中看到了墨鱼老师的这篇文,虽然没有看过老师说的那篇文,但是我觉得老师说的没什么错。其中的很多道理值得思考!

一条坚强的老墨鱼:

       今天刷空间看到了两条挂文的图,让我狠狠的胆寒了一次。


  我的确不了解整件事的细枝末节,我只说我看到的。文章情节是这样:


  原著中象征正义与骑士道的一名男性配角救了一群被人逼迫的娼丨妓,幕后黑手报复,把他残害成了人丨棍后丢在垃圾桶旁,有一个男人把他救回家,照顾他,和他做丨爱,一起生活。


  这篇文一开始打了路人x角色的tag、角色tag,有直接的性丨爱描写,其余我不清楚。


  挂人图中除了文章内容节选之外,还有原文的评论截图,所看到的几条都是说“温馨”“甜文”“觉得可爱”“打call”,甚至在tag下,我还看到了有人画了这名角色的人丨棍图,送给这位作者。


  这位作者搞过一个抽奖,截图显示礼物中有“成丨人用品”,送没送不知道,只是的确看到了这样的字眼。但据我所知,作者本身也是未成年。


  


  我不想谈论任何关于“圈子”“对家”“挂人”“撕逼”“ooc”的问题,我所针对的不是这一位作者,也不仅是这一篇文,如果想撕逼,我不必连角色姓名都隐藏。


  也恳请看到这些文字的各位,就事论事,不要对这位作者及其粉丝进行公开或私下的人身攻击,以正义之名伤害他人的行为没有一丁点正义可言。


  我所想说的是其中展现出来的扭曲的价值观,以及其影响力、传播性,还有文字和语言的力量。


  


  今天看到之后,我把文章内容和评论的截图给几个朋友看过,也讨论过,我们都觉得这件事是真的让人后背发凉。


  其中两个朋友都是写东西的,一个是圈内人,一个是自己做公众号的,我们对这件事看法很统一。


  


  一个人只要在公众视线当中,就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


  一个在公众视线中搞创作的人,要对自己所展示出来的任何东西负责,哪怕是一个字、一条线、一秒钟的视频片段。


  若没有这个觉悟,迟早会带来承受不起的恶果。


  


  这篇文所在的圈子受众年龄偏低,大多是还没有形成完整三观的中小学生,几乎没有成熟的判断力,同时这个年纪的人都喜欢寻求刺激,好奇心重,有叛逆心理,这是每个人都有的成长过程,是一个必经的了解世界的过程。


  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篇文所造成的影响是极其严重的,甚至可以说恶劣。


  一个代表了正义的男性角色,被残害之后,施暴者没有得到任何制裁和惩罚,而这个男性角色满足于被饲养,感动于被施舍,最后整篇文让读者产生了温馨、可爱的感觉。


  这不是所谓的甜文,这是在未成年面前,对罪恶的过度扭曲和美化。


  


  挂人图上将这篇文和之前影响恶劣的“儿童邪典视频”归为一类,我觉得不存在任何抹黑污蔑和诋毁,只有影响范围大小的区别。


  受众都是未成年人,所展现的都是超越了道德底线的价值观。


  在知道自己的粉丝中有未成年人时,在一个并不封闭的平台发表出这样的文章之后,不是仅仅一个预警就可以不对这篇文负责的,在造成了负面影响之后,也不是一个删文道歉退圈就可以弥补的。


       但是作者同样身为未成年人,这已经是ta所能做出的最大补救,这已经足够了,余下的应该是三观成熟的人来理智对待此事所造成的影响。


  


  看看那些粉丝的评论,那张笔触还带着稚气的人丨棍图,我只觉得可怕。


  我的朋友中有两个孩子的父母,有正在备孕的夫妻,有新婚燕尔的爱侣,我以后可能也会成为母亲,我不敢想象看到我们下一代满心欢喜画出这样的图时,内心会有多么恐惧和绝望。


  


  我小时候,经常在街上看到残疾的小孩在乞讨,我觉得他们很可怜,就问妈妈,为什么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要让他们出来乞讨?妈妈说,很多这样的孩子都是被坏人抢走的,用各种方式把他们弄残疾,然后把他们撵到街上乞讨,每天讨的钱都要交给坏人,钱少了还会挨打。


  从那以后,家里人叮嘱我注意安全时我都非常听话,因为我不想变成在街上乞讨的小孩。


  这就是语言对一个孩子的影响力。


  同样的,我也不敢想象被扭曲价值观所影响的孩子,以为这些被残忍对待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温馨”的故事。


  


  我的粉丝不多,影响力也没多大,我只能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关注我的人负责,对我自己发表出来的所有东西负责。


  


  书生何必动刀戟,笔墨已是诛心言。


  引以为戒。


  


  这篇文章在任何平台,永远开放转载。


       ————————————————————————


       在和朋友及评论里讨论过之后,我了解了一些事情,觉得自己这篇文章仍然有失偏颇,所以趁这篇文章影响力还在的时候加几句话:


       小众文化没有错,小众爱好者也没有错,重点是这样的文化有一条线,特别是在国内没有分级制度的大环境下——不能展示于普通大众面前,不能给普通大众造成负面影响,特别是未成年人。


       说的俗气一些,关了门做丨爱是情丨趣,开着门做丨爱就是淫丨秽了。如果开着门做丨爱还给成长期的青少年观赏,并告诉他们这是正确的,是温馨的,是甜蜜的,那很有可能会触及法律底线。


       但就事论事,在这件事中我们应该关注并反思的是,如何避免r18g文化在公众范围传播,避免未成年人过早接触这样的文化。在没有分级制度及完整的封闭性文化圈时,创作者应该怎样处理自己涉及小众文化的作品,这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也防止整个同人文化圈被“一刀切”。而不是喜欢这种文化的人都是变态,需要被制裁。我们普通人更不是所谓“正义的制裁者”。


       在了解到一些事情之后,我觉得挂文图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不太理智的煽动性,以保护孩子为出发点是好的,但不公正。


       这件事中心的作者及其粉丝也是未成年人,同样需要保护。


       任何文字都有力量,尤其是愤怒之下说出的话。在群情激愤的时候,为了保护未成年人而对另一些孩子恶语相向、人身攻击甚至是威胁人肉,恳请看到这里的各位,包括我自己,冷静下来好好反思这样的行为对他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这种行为之中究竟有几分是真正的正义。




————————————————————————


       我从未想过自己的文字能产生这样的影响力,颇有些惶惑。


       我不敢说我写这篇文章是完全不带个人情绪,更不敢说自己公正。在与大家讨论之后,我发觉自己的观点同样有错误的地方,在此也非常感谢提出意见的大家,你们让我又学习到了很多。


       尽管没能逐条回复,但我也一直都在看评论。我需要再次强调一下,我的本意并不是扩大事态,而是想尽量引起大家的思考如何对待小众文化圈,如何在没有分级制度的情况下合理处理小众文化作品,作为创作者应怎样对自己的作品及观众负责。


       同时我也想再次呼吁大家,原作者本身也是需要保护的未成年人,这件事已经给ta带去了很大的伤害,一味地抵制制裁和撕逼挂人,除了扩大负面影响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鉴于以上种种原因,我对评论里提及角色名cp名以及原作者相关信息的内容进行了删除,在此对被删除评论的各位表示非常抱歉,希望能得到您的谅解。





【劫】

cp是瑞嘉,有少量安雷,金幻,请注意避雷。
是现pa,ooc是有的。
是小甜饼!

对于格瑞来说,嘉德罗斯就是一个劫。

是情劫。

他和嘉德罗斯交往了八年了。当初谁也想不到,嘉德罗斯和格瑞这两个极端,居然在一起了,当然是嘉德罗斯先提出来的。

那是嘉德罗斯的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嘉德罗斯邀请了他们班上的雷狮四人组,凯莉,金,紫堂幻等和他关系还不错的人去他家参加生日宴会,当然包括格瑞。

晚上,大家伙去到嘉德罗斯家,看到的是一个很大的别墅,餐桌上早已摆好了各种高档的食物,在桌子的中心是一个很大的十层蛋糕,嘉德罗斯家很有钱,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但很少人知道嘉德罗斯酒量不行,几乎是一杯倒。但雷狮是知道,所以他倒了两杯酒,走到嘉德罗斯面前一杯自己拿着,一杯递到嘉德罗斯的面前说:"小混蛋,生日快乐啊!希望你新的一岁可以长高些!"

大家都知道身高是嘉德罗斯的硬伤。

果不其然,嘉德罗斯的脸色很快就黑了,大家伙心里暗叹:不好,嘉德罗斯要生气了。雷狮个作死的混蛋。

空气突然安静了,雷狮的手僵在给嘉德罗斯递酒的动作上。 或许是举累了,雷狮不耐烦的皱了下眉,明显的这个动被嘉德罗斯看在眼里,他缓缓的接过了雷狮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

末了,说不用你担心。你还是好好想着怎么追到你的骑士吧,没船的海盗船长!

不愧是损友,把对方的雷点都说了。

听罢,雷狮眼睛微眯,看起来像是狮子在看自己的猎物。

他看着面前的嘉德罗斯那张包子脸由白变成粉红,随着一声巨大的一声"碰……"嘉德罗斯倒在了桌子上。

大家都被这声响吓到了,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嘉德罗斯那边,看着嘉德罗斯手中的杯子和雷狮,似乎明白了什么。

突然嘉德罗斯抬起了头,一脸醉意,眼色迷离。一张包子脸也因为酒气的原因变的红红的,看起来甚是可爱。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向格瑞,也许是酒气的壮胆的缘故,他竟抓起格瑞的领子,大声的说:"格瑞,老子喜欢你很久!老子要和你在一起,你不许拒绝。"然后抬头对周围的人说:"你们都是见证人,要是格瑞敢拒绝我我就打爆他的头!!听见没?"

众人点头。

格瑞眼色微眯,紫色的眼睛暗了下来,他看着嘉德罗斯那双盛满金色光芒的双眼,似乎是在思考,这话是否真实的。

"嘉德罗斯……你喝醉了。"格瑞叹了口气,缓缓地说。语气依然是和平常一样的冰冷。

"我没有!我很清醒!!怎么,格瑞你是这是要拒绝我吗?"嘉德罗斯没想到格瑞会这样说,他有些慌但更多的生气。格瑞怎么可以拒绝自己。

格瑞又叹了口气,把手俯在嘉德罗斯抓着自己领子的手上,说:"那好,我答应你,但是如果你清醒后,敢后悔自己今晚说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好!一言为定!"

而后,大家都为嘉德罗斯和格瑞鼓掌。虽然不太相信,这两个极端的人居然在一起了。但大伙也愿意为他们高兴。

雷狮站在一旁,大家都在看这对刚刚成为恋人的两人接吻,而他的眼神却看向了那个有着墨绿色眼睛的人身上。

不巧,那人也正在看他,两人的眼神对上了,然后都迅速的分开了。红晕都飘上两人的脸上。

时间回到现在。

此时的格瑞正在汉堡店门口等嘉德罗斯买汉堡出来。也不知道嘉德罗斯为什么晚上就很想吃汉堡。也正巧家里没汉堡了,嘉德罗斯就拉着格瑞来买。虽然格瑞真的很不想在这么冷的天气,让嘉德罗斯出来买汉堡,但是嘉德罗斯就是硬要来,格瑞没办法就只好让他来了。

嘉德罗斯是极度怕冷人群,格瑞在和他交往的第一个冬天就知道了,在家都要把暖气开到最大,然后穿着个短衣短裤光着脚在家里走来走去。所以出门前他还是把他的小恋人裹得严严实实的才让他出来。

格瑞把他的眼镜拿下来,轻轻擦拭着镜片上的水雾。

他呼出一口气,因为温差问题,呼出的气变成白色的雾短暂的滞留在空气中,不一会就被风吹得无影无踪。

这个冬天的晚上真的是太冷了,格瑞打算都不再想让嘉德罗斯在这么冷的晚上出来买东西了,即使他再想吃也不让他出来。自己出来买就好了。

金总说格瑞太宠嘉德罗斯了,嘉德罗斯格瑞没交往之前刚刚一百二十几斤,交往后就直升一百三十,还是一直往上涨的趋势。还说格瑞每次带嘉德罗斯去他家玩,他家伙食费都是加倍加倍的上涨,还有一次嘉德罗斯一不小心被他家的地毯绊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安迷修送给金的小木马,那是金生日时安迷修送的,反正他有很多这些东西。

其实那个小木马也是不那么容易坏,但是因为嘉德罗斯的体重太重,一压竟压垮了。最后安迷修哭了好几天。然后,安迷修再也没让嘉德罗斯碰他的木马。格瑞每次听到都会一脸严肃的说:自己的媳妇,就要宠着!紫堂幻也不是很宠你!

金听到前半句感觉自己又吃了一碗满满的狗粮,但是听到下半句脸颊竟红了起来,顿时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自顾自的投进他的恋人怀里,把脸埋在自家恋人的怀里,嘴里哼哼着说一起长大的发小重色轻友。紫堂幻这时就轻轻地拍着金的背,轻声安慰。

格瑞也是个很有眼力见的人,看到这样,也就自家离开了,家里还有个小胖崽在等着自己呢。

"格瑞!!"随着声音的到来,一个金色的小身影也随之投进他的怀里。

格瑞随即圈紧了他的小恋人。

嗯,是胖了不少。

"格瑞你怀里好暖!"嘉德罗斯从格瑞怀里探出头来,一头金发因为他的动作变得有些乱糟糟的。一张白净的包子脸也被寒风吹得有些开裂,格瑞心疼的揉揉他的小脸,心里想着回去要给他涂点护脸的东西了。

"那我们回家吧!"牵起他的小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好!"

有虎牙的人笑起来更加灿烂,这话说的不错,嘉德罗斯就是这样的人,嘉德罗斯笑起来一直都很好看,那是一种像太阳的笑脸。格瑞看到每次都不禁的亲上去,他也这么做了。

微凉的嘴唇贴上嘉德罗斯软软的脸颊,后者脸红得直冒气。

可爱至极。

"啧!这两人还是那么腻歪。"

"好了,雷狮,烤串买了,看也看完了,我们该回去了吧!"安迷修不知道雷狮这家伙大半夜发什么风,居然想吃烤串,没办法,安迷修只好陪他来了。

不巧,正好碰上嘉德罗斯和格瑞这对小情侣。雷狮说什么也要留下来看,直到他们离开。

其实安迷修也知道,雷狮和嘉德罗斯在众人眼里是像敌人一样,经常互损,严重的还可能打起来,这都是日常了。但是雷狮还是很关心嘉德罗斯,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那么,这位骑士先生,可否牵着我的手?"

啊!雷狮的恶趣味。

"是我的荣幸,我的海盗船长。"

啊!都回家了,可喜可乐,可喜可乐。

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ㄧ
以下是碎碎念:
嗯!第一次写瑞嘉的文。ooc是有的。个人就很喜欢小甜饼,喜欢日常。
文笔不好,不是很好吃,望原谅。
一般写文,cp有些杂。有触到雷点的,请直觉退出,去看别的文吧。
日常有错字,望指出。
没了。(我是嘉吹。
标题都是乱起的,别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