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

守序中立

格瑞把嘉德罗斯抱起来,在他肉肉的包子脸上啄了一口。

"唔……格瑞……"男孩梦中呓语。

"嗯,我在。"

醉酒的嘉德罗斯不会闹也不会吐,就只会沉沉的睡去,乖巧得不像话。

这时格瑞突然想起雷德曾经说的一句话:老大醉酒后这么乖,被人抗走卖了都不知道。

这时嘉德罗斯就会从他的怀里跳起,猛地敲雷德的头!大声的吼道:"你妹的才被卖!"

"是是是……我错了老大!"

蒙特祖玛和格瑞相望一眼。只有他们知道嘉德罗斯醉酒后,除了自己最亲近的人接近才会这么乖,要是别人,怕是要在医院呆着几天才行了。

傍晚下了一场大雨,给炎热的夏季带了了丝丝清凉。

嘉德罗斯不怕热,大夏天的都可以围个在操场上奔驰,但是这个夏天似乎和以往的夏天不同,这个夏天更炎热,空气都是热的,白天在太阳底下晒半个小时都能脱层皮。

格瑞也不止一次叫嘉德罗斯脱掉围巾,可嘉德罗斯总说自己不热。在这火辣辣的太阳下,嘉德罗斯也不得不屈服了,终于不再围围巾了。

微风吹动嘉德罗斯毛茸茸的头发,若有若无地刷过格瑞的脸,脖颈间都是嘉德罗斯呼出的热气,有点烫,撩得格瑞的心痒痒的。

走到了家门口,鼻尖就嗅到了浓郁的花香,是夜来香,隔壁的一个棕毛的青年种的。

"嘿,格瑞,你们回来啦。"那个青年推开他的窗,探出头来和格瑞搭话。

格瑞和嘉德罗斯刚搬来不久,不认识什么人,那个青年第一天就来拜访他们,

"你们好,我叫安迷修,以后我们就是邻居啦,有什么需要帮着的可以来找我。"

安迷修是个很柔和的人,对人也很友好,得知安迷修是个花店的老板,格瑞经常在安迷修的店里要一只红色的玫瑰送给嘉德罗斯。嘉德罗斯虽然嘴上嫌弃,但是还是找了个瓶子,盛上水,把玫瑰放入,放在他们二楼的阳台上。就这样久而久之,格瑞他们和安迷修也成为较好的朋友。

格瑞抬起头点了一下,回道:"嗯。"

安迷修望向格瑞怀中的嘉德罗斯,问道:"你和嘉德罗斯……和好了?"

"嗯。"

安迷修也习惯了格瑞这种寡言少语的性子了。

他对格瑞摆摆手,笑着说:"那就好,不早了,我先去睡了,祝你们晚安。"说完把窗关上了。

格瑞打开门,脱掉皮鞋,走进客厅里想开灯,发现没手可以用了,便把一只手腾出来,另一只手把嘉德罗斯向上提了一下。当手指触摸到开关时,想着开灯可能会吵醒嘉德罗斯,便放弃了,在黑暗中抱着嘉德罗斯走到卧室里。

格瑞把嘉德罗斯轻轻地放在床上,轻手轻脚的脱去嘉德罗斯的鞋,给他洗了个澡,换上睡衣,又抱回床上,转身打开空调,再给他盖上空调被,就去洗澡了。

洗澡出来的格瑞,轻手轻脚的爬上了床,躺在嘉德罗斯身边,他伸出手环住嘉德罗斯的腰。

"唔……"嘉德罗斯发出一声呜呼。

格瑞以为自己的动作吵醒了他,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只见嘉德罗斯翻了个身,整个人蜷在格瑞怀里。

格瑞松了一口气,抬手把嘉德罗斯环在怀里,在嘉德罗斯的发旋上落下一吻。

晚安,我亲爱的玫瑰,我亲爱的嘉德罗斯。


评论

热度(26)